大洋在线:最新!5月经济数据出炉,三大信号值得关注

文章来源:徐州才好网    发布时间:2019年05月20日 08:22  【字号:      】

大洋在线欢迎光临!!! 大洋在线

  中新网北京3月8日电3月8日,中国华文教育基金会与北京赛酷雅科技有限公司签署合作协议,将依托“锦灵中文”平台,为海外华校提供中华文化与动漫相结合的兴趣课堂。中国华文教育基金会秘书长于晓、北京赛酷雅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张琛出席签约仪式并致辞。  于晓表示,中国华文教育基金会致力于弘扬中华传统文化,目前为海外近百个国家数千家华文学校提供网络培训课程。当今教育行业步入网络化信息化时代,远程教育日益成为海外华文教育工作的重心。中国华文教育基金会与北京赛酷雅科技有限公司将发挥各自优势,以创新的技术和发展思路助力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在海外的传播,激发华裔青少年中文学习热情,让中华传统文化走向世界,展现新时代风采。  张琛表示,赛酷雅公司的“锦灵中文”平台面向全球提供在线教育服务、教育产品和“互联网+教育”解决方案。公司成功开发了一系列以“互联网+”为依托的优质中文在线课程,其中“华根”课程专门针对海外华文学校研发,可根据不同国家国情和学校特色,实现内容定制和个性化服务。非常高兴有机会与中国华文教育基金会合作,公司将认真负责地落实好协议内容。  根据合作协议,合作期内,赛酷雅公司将向海外38个国家的38所学校提供线上中华文化课程。

    出席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的人大代表申纪兰在报到。(1954年9月摄)新华社发  生于1929年的申纪兰是我国唯一一位连任13届的全国人大代表,几十年来,她一如既往扎根农村,坚持为群众代言。  申纪兰见证了70年来国家翻天覆地的变化,也见证了中国妇女地位的不断改善和提高。  申纪兰(中)在山西省平顺县西沟村和村民交流(2011年6月13日摄)。新华社记者燕雁摄  1949年,12名女性当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国委员会委员,揭开了新中国妇女参政议政的新篇章。70年来,全国人大代表和全国政协委员中的女性比重不断增加。十三届全国人大女性代表有742名,第十三届全国政协有女性委员442名,代表委员中女性比例再创新高,从“12”到“1184”,女性在国家治理中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全国人大代表黄超在基层调研。新华社记者梁舜摄  履职六年多来,全国人大代表黄超提出了40多条议案和建议,涉及依法治国、粮食安全、环境保护、营改增政策、儿科医学发展等。她说,看到身边很多我们新时代的女性,她们独立、自信,努力在工作上和生活上都努力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平衡好生活和工作的关系,在事业上很努力很奋进,在家庭里,生活也很幸福。  索朗央吉(左)与村干部测量房前屋后的地,准备种植玫瑰、牧草等(2018年3月6日摄)。索朗央吉在乡村工作已经16年了,基层工作尽管充满酸甜苦辣,但她始终不忘初心:“群众不脱贫,我就不离村!”新华社记者觉果摄  数据显示,全国党政机关中女性干部从改革开放初期的42.2万名提升至2017年的190.6万名,占干部总数的26.5%。从机关到乡村,从塞北到江南……到处活跃着女干部、女党员、女代表、女委员的身影,她们履职尽责、参政议政、实干担当。  山西省平定县娘子关镇关沟村扶贫工作队队员籍艳艳(左三)组织村民开展致富经验分享活动(2019年2月27日摄)。新华社记者曹阳摄  “80后”全国人大代表张晓庆不仅用自己的坚持与努力诠释新时代奋斗者的责任与担当,更作为基层产业工人代表,长期关注进城务工群体的基本权益保障。她说,作为一个农村走出来孩子,也是一个进城务工人员。从内心的出发,特别能感受到工友们现在最需要的是什么。  全国人大代表、湖南山河智能装备股份有限公司基础装备事业部市场部推广专员张晓庆在北京出席会议期间,和代表团其他代表交流(2017年3月7日摄)。张晓庆持续关注农民工保障方面问题,关注产业工人的培训成长。新华社发(黄启晴摄)  新中国成立70年来,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持续推进性别平等,保障妇女参政议政权等各项法律政策不断完善,妇女和妇女组织在国家民主政治建设中的影响力日益增强。中国妇女参与政治的热情和行动也在推动国家发展。  安徽潜山县水吼镇三里村党支部书记汪义琴(右二)在三里村村委办公室与同事们就下一步扶贫工作展开讨论(2017年5月6日摄)。新华社记者张端摄  在重庆江北国际机场,飞行员杨静在驾驶舱内进行起飞前的检查(2019年3月6日摄)。新华社记者刘潺摄  新疆包扎得尔冬牧场是一处难得的冬季牧场,每年9月末,牧民们会赶着牲畜来此过冬,一直到来年3月才转去春牧场。山高路险的包扎得尔缺医少药。医生骑马巡诊一趟需要10到20天。巡诊队里唯一的女医生张红英(左)在为牧民检查身体(2017年12月18日摄)。新华社记者江文耀摄  2019年3月7日,李春玲(右)在站点内分货。“三八”妇女节,京东物流西安太白营业部的女站长康亚玲、女配送员李春玲和闫展展收到男同事递来的几束鲜花——通过她们的手,这些来自网络订单的鲜花将会按时送到指定的客户手中。新华社记者邵瑞摄  记者:吴新生赵阳梁舜黄凯莹范军威  编辑:吴炜玲吴新生陈洋  制作:新华FM工作室新华社音视频部出品

大洋在线:最高检3位副部同日履新 3个月15位地方领导进京

  ��大洋在线  中新网3月8日电东日本太平洋沿岸是一片富饶的海域,但2011年福岛核电站在地震、海啸中遭受严重破坏,高线量放射性核废水曾经向大海排放,给这里的水产品蒙上一层阴影。如今,7年多过去了,虽然福岛的渔业正在缓慢恢复,担忧的情绪在许多消费者心中依然没有消散。政府的数据可靠吗?福岛产的鱼安全吗?针对此类疑问,日本《中文导报》采访了民间调查人士小松理虔。资料图:日本东京电力公司将地下水排入大海。  小松理虔来自福岛县磐城市,2013年他发起组建了一个海洋调查组织—UMILABO,亲自驾船到核电站附近海域钓鱼,检测放射物含量。小松表示,核电站附近的鱼所含的放射性物质确实在减少。2013年做调查时,放射性铯数值达100Bq/kg,后来检测出来的数值越来越小,从2016年左右开始就没有检测出放射物质了。  小松解释,大部分海洋生物可通过自身新陈代谢不断排放体内的放射性物质,许多鱼类的自净能力很强。为了不失水,海水鱼要喝很多海水,海水鱼有排出机能,多余的盐类通过鳃和肾脏等被排出。铯和盐的性质类似,很难在鱼体内浓缩。虽然灾后发现鱼体内含大量铯,但经过几年后也被排出体外。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福岛参加活动时,在现场品尝当地特色烤鱼。  此外,事故后流出的含放射性物的海水被稀释,加上核电站附近的海底是沙地,不是容易积存铯的鱼礁、泥沼,因此鱼类受影响比小。但位于食物链上端的生物,比如鲨鱼,其体内的放射性核素会比较高。  对于这是否意味着福岛水产已经安全了的疑问,小松表示,政府规定的渔场须在距福岛核电站20公里以外,从调查数值来看,确实是安全的。但民众信任的重建是一个缓慢的过程,与其告诉大家一个是与否的答案,不如提供足够的有效信息,把判断权交给民众。  报道称,在东日本大地震后,福岛县内的渔获量在逐步恢复,但即使是这样,渔获量仅为震灾前十年的一成。福岛渔业完全恢复,可能需要数年时间。  除了小松之外,日本永旺超市也在推动复兴福岛渔业,设立专柜销售福岛鱼。永旺超市称,刚开始看到福岛县产的标记,有顾客感到不安,但当试吃并感受到“好吃”后,就建立了信赖,成为购买的契机。虽然有人是一开始就持观望状态,但也有带着对福岛的声援之心而购买的客人。  报道称,在地震之前,以福岛县为首的常磐地区(从福岛到茨城)海域的水产物一直受到很高评价,被称为“常磐物”。常磐物,是出产自太平洋海流的天然鱼,虽然它的知名度还不够高,但随着震灾复兴而受到好评。  除了鱼以外,永旺超市也在销售其他福岛产的物品,包括黄瓜、桃子、大米,以及和牛。�

  这500万,我替去世的哥哥还!  家住江苏省常州市溧阳的陈文华,这几年一直在还500多万元的巨额欠款。但欠下这笔钱的人却不是他,而是他已经去世的哥哥。替兄还债,这个旁人眼里可能有些“傻”的弟弟,有着怎样的故事呢?  哥哥意外离世  留下500多万元欠款  在溧阳市竹箦镇前村的养老院前,50岁的陈文华讲述了他的故事。2004年,陈文华跟着二哥去无锡做建筑工程,一直干到2013年8月。之后他因为身体原因回到老家竹箦镇,用积蓄开办了一家养老院。  但就在2014年9月,一个噩耗传来。陈文华的二哥在开车时出了意外,掉入水库中,等被打捞上来时,人已经去世了。  除了失去亲人的伤痛,陈文华迎来了更棘手的问题:哥哥生前留下了没结清的工程款和工人工资,高达500多万元。  在陈家,大哥只是普通的泥瓦匠,二哥的独子刚刚工作。由于陈文华和二哥曾一起在无锡打拼过,那些熟悉的包工头就拿着欠款单涌向陈文华家,“最起码有四五十人。”  看着这些曾经共事过的熟悉面孔,陈文华没有选择回避,“按理来说这个钱不该我来还,但是我们毕竟相处了这么多时间,我也知道大家有难处,不管怎么样,我(条件)总归比他们稍微好一点,我愿意把欠款承担下来,但你们要给我一个时间。”  变卖家产主动还款  诚信之举让人刮目相看  七七八八的欠款加起来有500多万元,这让陈文华压力很大。左邻右舍以及敬老院的员工都劝他说,这笔欠款不需要他来还。  “从我爷爷这一辈开始,包括父母亲,都教育我们应该踏踏实实做人。”陈文华说,二哥在世时口碑很好,但人走了,留下这笔欠款,子孙后代都会被留下骂名,他想来想去还是决定把这份担子担下来。  为此,陈文华做了一个还款计划表,所有欠款人、欠款金额和还款日期写得清清楚楚。办公桌的抽屉里,还放着一沓厚厚的收款条。如今,欠款条比以前少了很多,“以前多的时候,一大摞在这里,压力肯定大,发愁要还到什么时候。”  虽然自己有些积蓄,但面对500万元的欠款还远远不够。考虑再三之后,陈文华卖掉了无锡的一套房,又转让了自营农庄90%的股权,再加上养老院的收入,四年多来,他已经还了300多万元,剩下的100多万元计划在两年内还清。  “我现在基本就是留下家里必要的开支,别的都拿去还债,衣服多少年没买过了。”陈文华说。  看到他的诚意,当初吵着来要账的“债主”也都对陈文华刮目相看,“说实话当时我们心里没有底,第二年他开始还钱了,我们对他另眼相看,(陈文华)确实不错。”  还款的担子有所减轻,陈文华又把精力扑在养老院上。为了节省开支,种菜、做饭、照顾老人、深夜巡查,他样样都干。  养老院后面有一片150亩的黄桃林,这就是他曾经经营的农庄。虽然现在90%的股权属于别人,也不需要他打理,但他还是喜欢空闲的时候来转转。  再过十多天,含苞的桃花就要绽放,满眼的粉色不仅象征着丰收,在陈文华看来,这大片大片的更像是希望。  “今年桃林真正有收益了,老板对我还是比较认可的,他说今年把收益里的50%全部拿出来给我,让我早一点把还拖欠的钱全部还掉,还掉以后我自己也就轻松了。”陈文华大笑。  诚信是什么?  在陈文华看来  诚信是代代相传、根植于心的  做人准则和做事规范  “哥哥的债,我来还!”  别人虽然说他傻  他却一肩挑起血浓于水的亲情  一肩挑起重如千斤的诺言




(责任编辑:蔡湘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