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bifa官网登入:初中生暑假九大堕落表现 你中了几条?

文章来源:中国讲师网    发布时间:2019年05月21日 12:30  【字号:      】

88bifa官网登入欢迎光临!!! 88bifa官网登入

原标题:祭奠英烈,我们从未忘记  我们宁静安稳的今天  正是无数烈士用热血和生命点亮的明天  在2019网上祭英烈活动中  广大网友纷纷留言  “祭奠英烈,我们从未忘记”          让我们向一切  为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  作出贡献的英雄先烈们致敬!    识别下方二维码  参与2019网上祭英烈!

原标题:死刑犯:让我死得痛快舒服点,美最高法院:不准  窒息、呕吐、抽搐、痛不欲生……想到注射死刑过程中,在生死临界点可能经历的这些体验,美国密苏里州的死刑犯 Russell Bucklew 觉得惶惶不可终日。  现年50岁的Russell Bucklew早在1996年就被宣判了死刑,涉及的罪名包括谋杀、强奸和绑架 。  (Via Missouri Department of Corrections)  20多年前,Bucklew枪杀了他前女友Stephanie Ray当时的伴侣Michael Sanders,绑架并强奸了Ray,枪伤了Sanders6岁的儿子,并在被捕前枪伤了一名警察。  这个犯下滔天罪行的死刑犯,终于等来了他血债血偿的一天。不过,这个患有先天海绵状血管瘤 的罪犯却申请避免使用注射死刑,改用毒气死刑,理由是,他的病症导致注射死刑会增加他临死时的痛苦 。  Bucklew辩称,假如使用注射死刑的方式对他执行死刑,他的先天性海绵状血管瘤(由众多薄壁血管组成的海绵状异常血管团)可能导致他极度疼痛。  这种疾病在他的喉咙、颈部和脸上形成充满血液的血管瘤,据他说,这些血管瘤可能在行刑过程中破裂,导致极度的疼痛和窒息。  据Bucklew称,假如行刑者使用密苏里州首选的针筒注射单一药物戊巴比妥(麻醉剂),他会感到极度痛苦。  美国是首个采用注射死刑的国家。根据不列颠百科全书记载,注射死刑是美国最广泛采用的死刑执行方式。  注射死刑——目前在美国最为广泛采用的死刑执行方式——于1977年首次被俄克拉何马州采用,因为它被认为比电刑和毒气死刑更便宜、更人性化。  1982年12月2日,德克萨斯州首次采用注射死刑对小Charles Brooks执行死刑。  到21世纪初期,大多数将死刑合法化的美国联邦州把注射死刑定为唯一的死刑执行方式。在其他一些州,注射死刑也是可选项之一。  尽管注射死刑的引入是出于人道的考虑,通常情况下,注射死刑的效果类似于安乐死,可也有例外 ,注射死刑不但没有减轻死刑犯的痛苦,反而加重了他们临死前的痛苦程度。美国历史上就有不少案例。  Joseph Rudolph Wood (viaAP)  2014年,亚利桑那州州立监狱对死刑犯Joseph Wood执行注射死刑的过程持续了近2个小时 ,过程十分痛苦。这一事件还引起了美国注射死刑反对者的抗议。  (Via ABC News)  (Via The Guardian)  从开始行刑到Wood死去,经历了将近两个小时。他被分别注射了750毫克的咪达唑仑和氢吗啡酮,是该州死刑执行协议规定计量的15倍。  2014年7月23日Wood的死,是当年美国第三大死刑执行事故。此前的两起事故是1月俄亥俄州对Dennis McGuire,和4月俄克拉何马州对Clayton Lockett执行的死刑过程都是超时的,引发了民众的指责,囚犯可能已经忍受了美国宪法所禁止的一定程度的痛苦,美国宪法禁止“残忍和不寻常的惩罚”。  不过,美国最高法院裁定,Bucklew无权得到“无痛死刑”。  但是当地时间周一,最高法院保守派大法官们说,他们认为Bucklew的说辞只是一种拖延战术。  大法官们在裁决书中表示,美国宪法并没有担保死刑犯的死刑过程一定是无痛的 。  美国总统特朗普2017年任命的Neil Gorsuch大法官在裁决书中写道,“美国宪法第八修正案禁止‘残忍和非寻常’的死刑执行方式,但并没有担保死刑犯的死刑过程一定是无痛的。”  不过,自由派大法官们认为,根据Bucklew的情况,应当允许使用氮气对他执行死刑,这种方式在美国三个州都是允许的。  Sonia Sotomayor大法官在一份单独的意见书中写道:“(允许使用氮气执行死刑)比按时行刑有着更重要的价值。”她补充说,死刑的私密性问题在两桩类似的案件中产生了不同的结果。  Sotomayor大法官所指的这两个案件是,阿拉巴马州的一名穆斯林男子被禁止在他死刑过程中由伊玛目为他祷告,而在另一个类似的案件中,一个佛教徒在他的死刑过程中,申请他的精神导师能够在场,而被法院裁定暂停对他执行。  而Gorsuch大法官提到这两个案件时表示,阿拉巴马州的那名名叫Dominique Ray的犯人在行刑前有着充裕的时间提出申请,但Ray却选择在他刑期到来前15天才提出申请。  你觉得罪犯的要求合理吗?欢迎留言分享你的观点!

原标题:我家的马垛子(我和我的祖国)  我家老房子的一个空房间里,还放着30年前父亲用的一副老旧、破烂的马垛子。马垛子是外公用竹林里最好的青竹篾编的,父亲一直舍不得扔。  1988年,我出生在贵州关岭岗乌镇上的一个小村庄里,照明还是父亲用墨水瓶改造的煤油灯,生火做饭全靠煤。我出生后,家里经济负担增大,石漠化严重的土地上,庄稼收成并不好,母亲每隔两三个月都得向外婆家去借几斗包谷。为了贴补家用,父亲卖掉了爷爷留下的屋基,买了一匹黄马,外公给父亲精心编制了一副马垛子后,父亲就开始了驮煤卖煤的营生。  天还未亮的时候,父亲已经起床,给马喂水和青草,绾好垛绳挂在马垛子上,母亲和父亲一人抬着一边,将马垛子架在马背的马鞍上。然后,母亲递给父亲一个用尼龙麻袋捆好的钵装“油炒饭”。“整好没有,整好就走了”,父亲对着隔壁大伯家院坝说。“好了,记得拿电筒……”然后就听见路上一串嘈杂的马蹄声和讲话声。父亲、大伯和邻居的叔叔伯伯们说,在漆黑的路上行走,大声说话才不会害怕。要到达长冲、谷目、龙家院这些有煤洞的地方,需要走3个小时。到达目的地后,每个人都快速地用尼龙口袋将煤分装成重量相同的两袋,然后在同伴的帮助下,分别放在马垛子的两边,一同驮回村子卖掉。  父亲将煤卸下后,回到家里小心翼翼地放下马垛子,用毛刷一遍遍刷着黄马的毛,收拾完后又抬着马垛子到小河沟里刷洗。母亲总是说父亲洗马垛子比洗自己的衣服还要细心和干净,父亲总是说,那当然了,你不看这钱是怎么挣来的。  晾干马垛子后,父亲要牵马去草长得旺盛的地方吃草。我总是跟在父亲后头,捡着路边的石子扔着玩。马吃饱后,父亲将割好的草放在马垛子上。我走不动了,他抱着我放进另一边马垛子里,牵着马,踩着夕阳的余晖,回家了。  1995年,妹妹出生,也就是在这一年,村里通电了,好多人家做饭已经用上了电饭锅、钨丝炉,卖煤已经没有市场。这年,村民们大量种起了烤烟。在机耕道还没通的田间地角,马还起着重要的作用。父亲又整理好他的马垛子,再一次出发。烤烟叶的人家总是愿意将成色很好的烟叶给父亲驮运,说他的马垛子装得多又不容易损坏,能卖个好价钱。在马垛子的驮运下,父亲的辛苦劳作换来我们家越来越宽裕的生活,母亲再也不愁我上学的费用,就连弟弟、妹妹每天都可以吃上大米饭了。  1998年,那匹黄马因病离开了我们,父亲难受了很长一段时间。马垛子积上了厚厚的灰尘,他也不愿去清理。为了让我们能有个好的学习环境,父母亲开始着手建我们家的新平房,看着别人家将马垛子换成了马板车,父亲几次有重新买匹好马的冲动。  2008年,村里组组通的路都打成了水泥地,就连机耕道都通到了田间,马和马垛子已经看不见踪影。父亲寻思一阵,用余钱买了一辆三轮车。后来,父母亲再也不愁我和弟弟妹妹的上学费用,三轮车除了农忙时拉点农作物,也只有赶集的时候才用得上。突然有一天,父亲走到那装着马垛子的老屋,拿出马垛子看了又看,“老伙计,你看你老成什么样了,留着你,占地方,想一把火烧了你,又舍不得……”我知道,他是舍不得扔掉那些马垛子里的回忆。  家在国中,国是千万家,没有国就没有家。这蒸蒸日上的生活,是因为社会和谐,保障日益完善,国家不断进步。  我爱我的父亲,也爱我的国家。  (本文为“我和我的祖国”征文《民族文学》征集稿件)

88bifa官网登入:南师大两幢教学楼入选南京市历史建筑保护名录

  原标题:赏花后6岁小孩一天流了十次鼻血  又是春暖花开的季节,一到周末,踏青赏花的男女老少就纷纷出动了。除了满眼让人惊喜的美景外,不少家长最近也收获了意外的“惊吓”!  家长:送医途中还在流鼻血  最近一个周末,趁着风和日丽,童童(化名)的父母就带着6岁的童童出门踏青了。可回到家后,童童的鼻子就开始发痒、打喷嚏。“我们知道孩子有过敏性鼻炎,之前踏青后也出现过类似的症状,过几天就好了,所以一开始没太在意。”童童的父母介绍说。  就这样,第二天童童和往常一样去上学。上课没多久,学校老师就焦急地联系了童童的父母,说是孩子一上午已经流了三次鼻血了。  了解了具体的情况后,童童父母一开始还是觉得可能是过敏性鼻炎,孩子不小心抠破鼻子,所以导致了鼻出血,出血量不多,应该没什么问题。  到了下午,老师又打来了电话,说童童又开始流鼻血了,仅下午就流了三四次。  想着情况有点不大对,童童的父母赶紧来学校将童童带往医院治疗。在开车赶往医院的途中,童童又流了两三次鼻血。  中山医院青浦分院耳鼻喉科主治医师孙青介绍说:“孩子一进来,我就看到他在不停地揉鼻子、揉眼睛,检查后发现,这个孩子是典型的过敏性鼻炎,鼻出血就是因为揉鼻子、打喷嚏等造成的鼻粘膜损伤,从而导致出血。”  经过治疗,孩子的鼻出血很快止住了,童童的父母也松了一口气。  医生:清明前后现鼻炎就诊高峰  最近一段时间,像童童这样反复流鼻血的病例还有很多。在中山医院青浦分院耳鼻喉科门诊,每天200多号病人中有近半都是来看鼻腔的,其中小孩居多,也有部分成人。  孙青介绍说:“这个季节过来看病的鼻出血病人中,大多数都是过敏性鼻炎引起的。尤其是周末过后,或者每年的清明节前后,就会出现一个就诊高峰,很明显地看到这类病人成倍增加。”  据了解,目前这个季节高发的是花粉等引起的季节性鼻炎,是变应性鼻炎的一种,又叫过敏性鼻炎。由花粉引起的过敏性鼻炎也通常被称为“花粉症”。过敏性鼻炎和患者的体质有关,是一种先天性的免疫缺陷,也被称为“过敏体质”。  春秋两季是过敏性鼻炎的高发季节,常见症状有鼻痒、打喷嚏、流清水鼻涕等,严重的还会诱发哮喘。正是因为鼻痒等症状,很多人会用手去抠鼻子、揉鼻子或者用力擤鼻涕、剧烈地打喷嚏,这就容易造成鼻内损伤。  经常损伤就会使得鼻中隔前下方的粘膜充血糜烂,再加上鼻粘膜很薄、血管裸露在外面、毛细血管非常丰富,一揉鼻子或者打个喷嚏,就会造成反复“流鼻血”。  孙青表示,过敏性鼻炎引发鼻出血是很常见的一种症状,这也是耳鼻喉科门诊在这个季节的常见病和多发病。在过敏性鼻炎患者中,有30%到40%的患者合并有鼻出血的症状,有的一天“流鼻血”十多次,有的两三次,出血次数和出血量主要和鼻粘膜的损伤情况有关,基本上通过治疗都可以得到控制。  ■医生支招  鼻炎患者放心赏花用这三招  孙青介绍说,踏青后出现鼻痒、打喷嚏等症状后,可以去医院进行过敏原筛查。确认了对花粉过敏后,首先要做的就是减少接触过敏原,最简单的就是戴个口罩。同时,还可以去医院配点花粉阻隔剂,这种药剂类似眼药膏的质地,抹在鼻子里面后一捏鼻子,就可以防止花粉进入鼻腔,如同“鼻内口罩”。还有一个方法就是减少花粉在鼻子内的滞留时间,用海盐水等清洗鼻腔,既可以清洗掉鼻内的过敏原,还可以滋润鼻腔。  一旦鼻子频繁出血,应及时去医院诊治,找到出血的具体部位和出血原因。如果是过敏性鼻炎引起的鼻出血,不仅要治疗鼻出血,还要治疗过敏性鼻炎。比如过敏性鼻炎同时伴有鼻出血的患者,可以在医生的指导下买只金霉素眼药膏,用棉签擦到鼻中隔前下部,即鼻孔中间位置,深度和鼻翼的深度差不多,一天擦3到5次,有消炎、滋润、润滑等作用。  孙青表示,过敏性鼻炎确实难以根治,但如果出现过敏症状后不加以控制,症状会越来越严重。出现过敏性鼻炎症状后,应及时寻求专业医生的治疗,防止病情进一步发展下去。”�88bifa官网登入原标题:平凡的英雄给我们最多感动  4月2日凌晨,在四川凉山森林火灾中遇难的30名救火英雄遗体已抵达西昌。四川广播电视台及网友拍摄的视频显示,深夜有车辆排成长队缓缓前行。一些市民走上街头,泣喊“英雄一路走好”,部分路面摆放了菊花。  从视频中可见,深夜的街头,昏黄的路灯下,市民们正在自发等待送行。当列车缓缓经过,多少感动涌上心头。街头摆放的一朵朵菊花,一声声“英雄一路走好”,道出了现场市民发自内心的感动,更体现出他们对英雄精神的敬仰与推崇。  “天地英雄气,千秋尚凛然”。“对一切为国家、为民族、为和平付出宝贵生命的人们,不管时代怎样变化,我们都要永远铭记他们的牺牲和奉献。”火灾无情人有情,30个救火英雄中包括27名森林消防指战员和3名地方扑火人员。他们看似平凡,但又极其伟大。平凡的他们将“小我”融入“大我”,为了国家安宁和人民幸福,义无反顾献出了宝贵生命。  “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不过是有人为你负重前行”。30名救火英雄在危急关头挺身而出,将“平凡”与“伟大”画上了等号。他们用行动告诉我们,英雄从未走远,他们的故事也从未有过尽头。他们可能一身尘土、一脸朴实,他们可能不擅言谈、没有出类拔萃的成绩,但是他们却用感人肺腑的力量、牵动人心的震撼和挺身而出的选择,书写了属于当下、属于我们的英雄史诗。这是最感人的平凡英雄,也是最真实的超级英雄。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主题,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救火英雄的事迹与近日正在广泛开展的“传承·2019清明祭英烈”宣传教育活动交相辉映,映照出了永不过时的民族精神和英雄精神。对一个民族、一个国家而言,英雄永远是民族精神的重要来源,是弥足珍贵的精神财富。缅怀先烈、感恩前辈,是让我们饮水思源、赓续传统;缅怀先烈、感恩前辈,更重要的是传承英雄精神,争作时代先锋。  英雄精神永不过时。30名救火英雄,正是用实际行动传承英雄精神的榜样,他们是新时代英雄精神的最美诠释。泱泱大国,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其中的一份子,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将这种英雄精神融入血脉,不断激发前行力量。救死扶伤的医生、教书育人的老师、脱贫攻坚第一线的基层干部……无论我们的工作有多平凡,只要能扎扎实实干好本职工作,就都可以通过自身的努力在新时代成就一番新的英雄事业。  “一个有希望的民族不能没有英雄,一个有前途的国家不能没有先锋。”这个清明,让我们在缅怀中传承,让我们将感动化为前行的力量,让我们铭记英雄、崇尚英雄、学习英雄,以英雄精神为照亮前路的灯塔,为伟大复兴中国梦凝聚起磅礴力量。�

原标题:男子坚持寄信,一次86封,6年上千封,到底为啥?  山东省菏泽市张和庄烈士陵园,136位烈士长眠于此。在很长的一段时间,没有人知道他们姓甚名谁,家在哪里。从2014年开始,每半年一次,86封信会从菏泽张和庄烈士陵园寄出。收信人是那些原籍住址可查的烈士,寄信人是张和庄社区党支部书记张景宪。一些信被反复退回陵园,一些信最终达成使命。  截至目前,他已经帮11位烈士找到家人。    七十多年前的惨烈一战,136位战士以身殉国,成为“无名烈士”  张景宪从小在张和庄长大,他的一个使命就是守护坐落在自己村里的这座烈士陵园。  1982年,张景宪成为一名军人,1985年在那场边境战斗中,他亲眼目睹过战友的牺牲。退伍返乡后,村西头的这片陵园常常唤起他的从军记忆。2007年,张景宪当选为张和庄社区党支部书记,一次清明节的扫墓活动触动了他,他想帮这些烈士找到家人。  张景宪:我在这个社区当党支部书记是最基层的烈士陵园守护者。我也在前线当过兵,尽管牺牲的这些烈士不是我部队的人,不是我这一批战友,但是他们在前线参战的年龄都是二十多岁,所以我对烈士有不同的感情,在这种情况下我就把帮烈士找家当成一种责任。    张景宪询问了村里的老村长,走访了菏泽的档案局、党史办,但都没有结果。2009年,根据曾在菏泽市牡丹区党史办工作的祝厚江提供的一些史料,张景宪了解到,当年这些无名烈士参加的战役历史名称为“菏考奔袭战”,是为策应刘邓大军过黄河而进行的战斗。1947年12月28日晚,华东野战军第八纵队由定陶一线向菏泽城奔袭,完成对敌包围后,发起攻城战斗,第23师67团在菏泽南关冲锋时,受到敌人密集火力压制,136位战士牺牲。  有了这么一个精准的消息,张景宪开始寻求媒体的帮助。《齐鲁晚报》刊发了有关他帮助无名烈士寻亲的报道,引起了老兵刘浩然的注意。1975年,刘浩然参军,他所在部队就是由这支老八纵部队改编而来的,即后来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26集团军”,军部在潍坊。得到这个消息后,张景宪立刻写信向部队求证,并希望部队帮忙找找军人花名册。2014年3月,张景宪应邀来到部队军史馆,在这里,他终于看到了找寻多年的花名册。    一名烈士生命的最后旅程,被浓缩在密密麻麻的表格里。比如“公建厚,华东野战军第八纵队23师67团2营5连副排长,山东省蒙阴县坦埠区朱下村,1945年入伍,29岁,1947年12月牺牲于菏泽南关,安葬于菏泽城区程庄”。  名单上的94位烈士,牺牲时最年轻的17岁,最年长的40岁,平均年龄约24岁。  要让无名烈士既有名又有家,他寄信上千封,收信人是烈士本人  无名烈士终于有了名字,可如何找到烈士的家人,张景宪想到了写信的方式。他在信封上用大字号标明,收信人是“烈士”,落款是烈士陵园的详细地址,并附上了自己的手机号。86封迟到近70年的家书,开始在每年春节刚过,和7月1日建党节前,从张和庄烈士陵园发往全国各地。    张景宪第一批寄出的86封信,基本上都被退回来了,理由大多是“查无此人”“查无此地址”。张景宪并没有因此放弃,2016年,他又开始了新的尝试,他在信封上多加了一段说明:“该烈士,于1947年12月牺牲在菏泽,年龄多大,望邮递员同志再辛苦一下,帮烈士找到家。”  张景宪:邮递员最了解各个县区地名的更改更换,他就是顺风耳、千里眼,最后这个100米的打通就是这些邮递员,这些死信他能给走活。这次就拜托邮递员,你们千万再费费心帮烈士找家,你不是在帮我是在帮当地的烈士,帮死去的亲人送个信。  70年后,烈士的消息终于回家,与母亲墓碑相隔322公里  2015年春节后, 29岁的临沂市蒙阴县坦埠镇邮递员王德建收到了一封寄给山东省蒙阴县坦埠镇朱下村公建厚烈士的信。他问了几次,看到地址不详,就按照邮政规定把信退回去了。一年后,2016年6月13日下午,王德建在分拣报纸、信件,寄给公建厚烈士的信,再次出现在他的眼前。与上一次不同,张景宪在信封上新加的那句话,引起了王德建的注意,他想要把信送到。  △邮递员王德建  2013年,王德建开始当邮递员,他负责蒙阴县24个行政村的送件工作,但这其中并没有收件地址上的“朱下村”,倒是有个和它发音相同的“诸夏村”。诸夏村是个大社区,有近500余户的家庭2000多口人,再算上已故人员的信息数量更是庞大。王德建电话联系到派出所,给出的答案是查无此人。  第二天,完成所有的投递任务后,王德建专程赶到诸夏村寻找烈士“公建厚”。他见人就问,但没有人认识“公建厚”。王德建发现诸夏村姓“公”的仅有两户,这两户人的家里在建国前没有外出参军的。王德建又跑到坦埠镇其他几处有姓公的村庄去打听,仍是一无所获。  王德建:我把这封信单独抽出来了,每次送信都带着。但是没有找到,到底是退回去还是不退回去,心里非常纠结这个事。  2016年6月17日下午,王德建再次来到诸夏村,询问“公建厚”的消息。一位老人无意间提及,诸夏村龚家有建字辈,或许“公”和“龚”同音,姓氏登错了。  第二天,王德建就去了诸夏村的龚家胡同,挨家询问,竟然找到了“公建厚”小时候的玩伴,83岁的龚敬宣老人。据他介绍,公建厚应叫龚建厚,当年部队经过蒙阴县时,他和田里正在忙碌的母亲说了声“要参军”,连家都没回,就跟部队走了。经八旬老人介绍,王德建终于把信送到龚建厚侄子龚德营手里。    龚建厚是龚德营的二大爷,生前没有留下子女,龚建厚的母亲也已经去世近40年,龚家人早已搬出老宅,随着家中和村里的长辈一个一个逝去,知道龚建厚的人越来越少。事实上,新中国成立后,龚建厚的母亲曾去民政部门打听过这个一走就杳无音信的孩子,知道他牺牲的消息,却不知葬在何处。  从菏泽市张和庄村到临沂市诸夏村,322公里,是龚建厚的无名烈士墓碑和母亲墓碑的距离。  社区书记、乡村信使,合力帮烈士找家  “这是我做过的最好的事情。”王德建说起那一刻,眼睛发亮。隔着生死和近70年的时光,29岁的邮递员帮29岁的烈士找到了家。第一时间,王德建就告诉了张景宪。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张景宪很快赶到蒙阴县,见了龚德营家族的人。  找到龚建厚烈士的家属,让张景宪看到了书信寻亲的希望。他把一份包括十多位烈士在内的名单交到王德建手上,希望他继续帮忙寻找。和龚建厚的情况差不多,张景宪提供给王德建的原籍地址很多经过行政区划沿革后,归属地已经变更,真正查找起来并不容易。  王德建:只能慢慢看,找到那些同音不同字的单独记起来,从网上查到邮政局的电话,打过去,我说帮忙问问这个村是哪个邮递员送?  记者:完全不在你工作范围之内的事情,为什么还要这么投入去做?  王德建:我就想找一位烈士,做一件好事,尽我自己的能力为我们的烈士寻家,也想做点好事,没想那么多,我没事手机百度看看,慢慢查查。  事情在缓慢而执着地进行着,6年时间,张景宪已经从陵园寄出上千封信,西到贵州,南下浙江、广东,北上山西,除了偶尔一些有价值的线索,收到更多的,仍然是退信。86名烈士中,包括王德建找到的3名在内,目前能够完全得到确认的只有11位。    2019年清明节前夕,龚建厚的侄子龚德营和邮递员王德建专程来到张和庄烈士陵园,为无名烈士扫墓。张景宪为烈士寻找“家”的义举还将继续。




(责任编辑:璩语兰)